【主龍段子3】剛剛就是看到兩篇蓮哥爆發的文所以就試試

就是這兩個不過英文有一定程度的人才能明白 1  2  (最後這個超棒)

警告:

 

  • 我家主人公名字為燈火零

  • 他是處女座

  • 個人極度黑化

  • 各種威脅

  • ooc/樓主代入

  • 很多種黑(其他角色)

  • a社你能夠對龍司好點麽???你到底有多恨他???

  • 前提零和龍司已經在交往

  • 獅堂palace結束后

  • 以上沒問題的話,接下來你會見到主人公會一直像以下那樣發動獅吼功:




簡單點來說我經過了這麽多事其實也是有點收檢的。不過,過了這麽久,這些跟我出生入死的朋友,的隊友,還是對我男友,龍司這麽差!

他剛剛爲了救我們差點死掉,然後就給我和摩可拿意外的隊友圍毆!!

我先前也爲了救他們差點挂掉,但他們也沒有暴打我呢!這是哪兒來的道理?!

“夠了停手!”

哇,剛剛好像喊破了嗓子了,也弄到我自己有點耳鳴,不過也足夠讓他們轉過來看著我。杏看下去好像見到鬼的那樣定了型、雙葉給嚇到躲在真——她也嚇到瞪目瞪口呆——的背後、春和祐介驚訝的瞪大雙眼,而龍司——呵呵,他不敢輕舉妄動,但他好像一隻被逼到墻角的困獸那樣瞪著我。

“零……”

下面摩可拿不可置信的叫了我一聲,可我現在完全沒耐性聼他的各種説教。我盯了他一眼——他嚇到全身震了一遍再離我一步——然後再對著我的團隊,笑了一下。

“全部人也在聼吧?很好。“

我深呼吸了一下,收起了笑容,以自己最平靜的語氣繼續:

“我知道,龍司的確令到我們十分擔心,但你們也不需要這樣暴打他對不?”

這個時候我還在用我那可以嚇死杏也眼神看著全部人,最後把視綫移到杏的身上。氣氛一直很緊張,她一直張著嘴小心的選著讓她能活久一點的詞語,但好像也找不到,最後才聽到真小小的:”零……“我才放過她。

”你現在不要反駁我。“我看著她,”你們…………就是覺得他在玩弄你們的感情麽?那我那個時候也是吧?“

”當然不是,但——“

坦白說,我自己也不是井井有條的人,直到我來到東京,才要把生活方式180°轉變。”他衹不過會在行動上表現出來。他還是十分的關心你們的不過……“

啊,駡完他們以後我覺得我臉上應該會多了幾條皺紋,真的麻煩,不過也是很值得的。

”你們回報他的居然是暴打他,覺得他在惡作劇,你們這算得是他的朋友麽?!“

我看了全部人一遍,之後對著杏輕輕的說:”杏,你應該比我更清楚龍司的行爲,好歹你們在中學就認識了,你該知道會更加清楚這是龍司的做事方式,但你居然打他,覺得他在玩你,有沒有搞錯?“

她用下一秒就會哭出來的樣子看著我, 但她,啊,可憐的她,比起不甘心,她應該爲此覺得更加羞恥,最後對著龍司鞠躬道歉。

接著我看了真和春”兩位前輩就不用說了,不過你居然沒有想深一步,就認爲他在開玩笑,不是吧?我以爲你們會更加聰明,尤其是你,學生會會長。你應該更清楚暴力解決一切是沒結果,反之會在學校和社會坑掉你,可你居然沒有在第一時間慰問他,而是一拳轟過去。這讓我對你這個軍師很失望。“

真在我最後一句臉色一變。在她們回話前我把視綫轉移到躲在真背後的雙葉:”你,我可以放輕一點,于你很久沒有跟人説話,但你居然說他沒有異性吸引力,其實如果你對我來說也是很傷人的。“

”……“

我用我最失望的眼神看了祐介一眼,他便知道我想説什麽的一臉沉痛的低頭下去。

最後我來到對龍司最不友善的團員。

”啊…………摩可拿…………我該從哪裏開始?“

我慢慢的走向他,而他繼續後退。

”零,你記得虐打動物是罪,對吧?“

”我當然記得。“

我咧嘴一笑,他渾身震了一震,身子弓了起來。

”你看,你現在用你最討厭的姿態來保護你自己。“

摩可拿死魚般張了嘴,除了用恨鐵不成鋼的眼神盯死我之外沒有説話。

”我可以把你對他有多不公的一五一十的列出來,列在你最愛的杏殿下面前。我也直接可以把你到底有多煩的全部説給全隊人知道。“

”你這——你敢——這是我——“

”爲我好?我不知道。當你知道我們現在怪盜事加上學校——我的話更不用説——多到要通宵處理,你卻叫身爲隊長的,最多事要處理的我去早睡,煩不煩?你累的話自己先睡,或你可以到雙葉那裏睡。真的,另外就是如果你是十分喜歡杏的話,你就到她家住好了你老是粘著我幹嘛?“

”…………那這跟龍司——“

”哦,我現在告訴你。我還記得你叫他猴子。還好我有一半香港血統,所以我可以告訴你,猴子在我們這邊的文化的待遇是不錯的,他們是智慧很高的動物,他的persona孫悟空原型就是一隻精通法術和武功和十分聰明的猴子,我可以不介意。他人頑皮的有如猴子,對,不過也就是只在我們面前,我可以不介意你牢騷他幾句叫他收檢點。

”但我介意就是你把他當成白癡,而且一而再再而三的叫他笨蛋,你覺得他笨,你不知道他有時候其實算不上是笨的!鬼知道你會到哪裏找到其他能夠用到persona的人,如果不是龍司提出繼續去support那些有需要的人,我也不會想到會繼續下去,你也不會想一直留在我們這裏!

“我更介意的是,”啊,喉嚨有點乾。“我不知道你是爲了什麽特意對龍司這麽差。是他笨?是他那頭金髮?可杏也是金髮又不見你對她差?!不要誤會我杏,像你這麽强大又獨立的女性是很值得收到好的對待,我很高興摩可拿你這麽好看好女性,但你也當你自己是男生,你這麽罵他,你對得起也是身爲男性的你麽?!”

我頓一頓,像殺紅了眼的惡鬼面對全部人,叫:

”你們這群舔我鞋子的狗!現在如果你覺得我胡説八道,你不妨想想你過去幾個月對他所做的一切!我不信如果我是這麽笨,如果我不是團長,你們還會好像現在對我這麽好!

啊,我已經氣到好像不能好好的組織話語…………

”我可以繼續下去,但其他人已經累了。”

所以我轉身,就用以下的結束:

“你們這麽暴打待他根本就跟他田徑部的成員所做的一樣。他們也是暴打他,于他害到田徑部差點沒了,于他跟他們道歉后,哈,說難聽點的話,就跟鴨志田那些混賬沒分別!你們居然會幹這些壞蛋才做出的事,這到底算哪門子的英雄,你告訴我!!“

我無聲的走到他面前,啊…………面上的腫起這麽多包包,天知道他身體也受到多少傷害——如果再加上爆炸的燒傷…………真的令人火大……………………!!!我把他一直手背環著我的肩膀,然後把我的左手摟著他的腰。

我冷不防地附加一句:”你們該慶幸他沒有像我現在那樣,一個抓出來點出你們對他的那些談不上是友善的對待。不過你們應該更加慶幸,他沒有宮殿,我保證你們如果進了去一個兩個會遭到報應。

“還有團長命令:你們好好的跟我反省一下。如果你們還是死性不改,輕者我沉默對待,重者我轟你出團,或我會找到你,然後拖你進momentos打你一頓——像你們現在那樣對他。

“另外摩可拿,今天晚上你滾去雙葉那裏睡。而雙葉,沒有我命令不准給他壽司,給他普通貓糧吃。”

好了夠了,不過臨走前,我一定要說這句:

“啊對了,如果你們不是我團裏面的人,我第一時間就是把你們撕掉。”



“…………有這種必要麽?”

説真,最後那暴打威脅好像不太需要的。不過他們知道我有多強就足夠讓他們知道事情有多嚴重了。我不能管好田徑部,但起碼至少能管好我自己的怪盜團。


“有!早就看不順他一直在嘴炮你,你那裏笨啊?!”

“學業——啊!痛!”

”不要亂動,你這邊腫的很厲害。“

看著你給杏打了一巴掌的地方,多少天前我也受到這麽的對待,但你就不是像我那樣給我不知道的大人暴打,你是給這些稱為朋友的人打啊!哪兒來的道理?!你還當他們是你的朋友?!

“啊…………零,至少你現在告訴了他們,好過永遠也不跟他們說了。”

我咬了牙,“我就是看他們能否發現自己的嘴巴有多尖,但不!在我們談戀愛后他們還是毫無顧忌的噴到你一面血!”

你聳了聳肩,我看到你肋骨上淤掉的地方,深吸了一口氣——到底夠不夠藥去降溫減少痛楚?…………其實我最討厭的是我自己,讓他們繼續這麽惡劣的對待你,這麽我算上是你的知己,你的愛人麽?!

我後退了幾步,用手擋著面和搖頭:“我…………已經…………嗚……”

抹了抹面,我見到你一臉痛惜的張開手。

有人説過抽噎好像會把整個人掏空了一樣,天知道我抱著你哭了多久(因爲傷口不能抱得太緊)

"Theycan'tjsut...fucking...itsnotfair...why...."

“哇,你這樣,我也不明白你在說什麽……不過真的沒關係的…………”

“………………沒錯你很勇敢,沒錯,你救了全部人,我不得不説你太衝動了。而且好不公平,但你還原諒他們?”

“啊?哪裏?那個時候少一秒全部人也會死掉啊!而且你不是說這個世界就是不公平但也就是因此而這麽漂亮?”

………………好樣的,你從我身上學到不少東西呢。

“…………老實的說,你死了,我也死了好了。”

“啊?你這樣做不是會讓其他人傷心麽?”

“才怪,不過你阿媽一定會不行。”

“啊對,我會在下一次會小心一點的。呃——你哭夠了沒有?”

抹乾了眼淚,我看著你,終於不是因爲憤怒而笑了出來。你不解,我便解釋:

“沒有,我是因爲我有一個這麽奮不顧身,善良的愛人而十分高興。”



评论(3)

热度(8)

© 龍司同祐介個屁股係我嘅!!! | Powered by LOFTER